8岁男孩雅思考7分 家长:要关注分数,快乐教育

8岁男孩雅思考7分 家长:要关注分数,快乐教育

时间:2020-02-12 06:15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这个暑假,一位别人家的孩子火了。

今年年初,上海平和双语学校三年级的8岁小学生邹歆柏,在雅思考试中获得综合7分、听力单项8分的高分。据媒体报道,他的这一成绩刷新了“最年轻雅思成绩7分获得者”世界纪录。

▲邹歆柏的雅思成绩单。受访者供图

实际上,从幼儿园开始,他就不断以惊人成绩刷新着大家对牛娃的认知:当同龄人还在懵懵懂懂的时候,三岁的他已经能独自讲述一个多小时的自编英语故事;小学二年级,英语阅读达到了美国高中学生的水平;二年级下期,获得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天才少年中心SCAT全球双高分奖。

“我对他的规划是作为一个领导者,对标世界一流水平进行培养。” 邹歆柏的妈妈王蕾对红星新闻记者说。为了这个目标,身为外企高管的她最近选择了辞职,暂时没考虑何时重返职场。

“别人家的孩子”

为了赶到浦西去上课,邹歆柏早上6点就起床了。这是正式放假的第二天,他已经开始了这个暑假的培训课程。

因为有点堵车,原本四十分钟车程开了快一个小时。离上课还有十来分钟时,儿童座椅上的邹歆柏有点坐不住了,不断催促爸爸开快一点。

上午的课程是英文演讲和辩论。因为放暑假该培训机构暂时在浦东没有设点,所以只能“长途跋涉”。“这个培训机构的目标学生都是上海中小学前20%的,是美国演讲与辩论联盟(NSDA)在中国的唯一战略合作教育机构,学英语演讲和辩论在国内可以说他们最专业。”王蕾向红星新闻记者介绍说。

该培训机构的官网称,这是一所专注9-18岁孩子国际教育规划的机构。其中公众演讲是美国中学常设选修课、美国大学新生的必备课,州立和全国辩论联赛的获得者进入一流大学的录取率高出一般学生22%-30%。

▲邹歆柏 受访者供图

课程为两个小时的小班教学,第一节课做技能方面讲解,第二节课做练习和展示。邹歆柏展示的演讲是《我最自豪的一天》,讲述了自己如何获得雅思7分成绩的过程。课上六个孩子,其他五个年龄都比他大。

“我每天都要学习三到五个小时……非常辛苦,但非常值得。”邹歆柏用英文侃侃而谈,还特别老练地带着肢体动作,偶尔有一处卡壳,也会很自然地接着讲下去。

“Bobby(邹歆柏英文名)在幼儿园就做过演讲方面的培训,在上海比赛还拿过英文演讲冠军。”王蕾说,跟他一起培训的同学经常都比他大,最大的孩子都上中学了。

“雅思7分是申请英国顶级大学的语言能力要求,到国外念研究生都足够了。”该培训机构校长尹女士对邹歆柏赞不绝口,她在英语教育培训领域做了十来年,自己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,但在她看来,邹歆柏就是典型的“别人家的孩子”。

她介绍说,在这里参加培训的同学,大多数都是国际或双语学校的学生。但是即使同样是这些学校来的孩子,语言程度差异仍然非常大。

“我的孩子就不是非常爱学习的那种。”尹女士说,这需要一个非常厚重的语言环境和大量的练习,并不会因为是小孩学语言就不需要练习,“可见妈妈在背后做了非常大量的工作。”

孩子的起跑线

王蕾很早就对邹歆柏进行了规划:幼儿园是双语教学,“半天用中文,半天用英文,而且外教都是来自英语母语国家,语音纯正”,甚至带他的阿姨也有大专文凭,有的英语不错。

实际上,从邹歆柏学说话开始,王蕾就有意识地教他中文和英文两种语言。“他几个月大时看的第一本布书和学唱的第一首歌都是英文的,外出时看到的事物我们会同时用中英文进行介绍。”

▲家中书架一角。图片来源红星新闻

王蕾说,那时候工作很忙,晚上经常加班,但“尽量每天陪他看一本英文书,一起查字典、背单词。”一套52本的英文书,陪了快20本之后,邹歆柏慢慢开始独立阅读了,又要求他每天完成一定的单词记忆和阅读量。“每天可以背100多个新单词。”

发现邹歆柏对军事和历史感兴趣,王蕾就专门给他选择这方面的英文原版电影和书籍。比如邹歆柏喜欢看英语连续剧《兄弟连》,不知不觉就把英文台词都背下来了;一本1000多页的英文版丘吉尔的《二战回忆录》,花了一个半小时就全读完。“我们查了一下快速阅读方面世界冠军的方法,建议他一页一页按顺序看关键词,到后来他还嫌大人阅读速度慢。”

王蕾说,自己妈妈是医生,爸爸是老师,丈夫也是知识分子家庭,家里人都比较爱看书。由于大人给自己和儿子买的书太多,“好几个书柜都放不下”,还租了个仓库专门放书。

二年级下期,邹歆柏参加了进入美国霍普金斯大学天才少年中心的SCAT考试,需要完成四年级难度的试题。为了备考,他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系统地记单词,兼顾日常学业的同时,背完了15000的词汇量,最后获得了全球双高分奖。在这次备考基础上,考雅思前他只花了一周时间熟悉题型,就磨枪上阵了。

▲邹歆柏获得美国霍普金斯大学CTY(天才少年中心)全球高分奖。受访者供图

“我们经常说赢在起跑线,教育的起跑线是什么,是家长。”尹女士表示,这不是仅仅指家长的经济条件,更重要是家长的认知和理念。

尹女士介绍,邹歆柏之前参加的英语阅读写作,注重的是批判性思维的培训,而这次则着重于核心竞争能力的公众展示方面,为此王蕾专门就国际教育规划和她讨论过多次。

“大多数家长往往选择一个培训机构之后,把孩子丢里面就完了。但Bobby妈妈不同,她不单单要看现有课程是不是适合自己的孩子,在课程进程期间还不停在做评估,看是不是仍然和孩子的发展需求契合。”

“我对他的规划是一个领导者”

上午10:00-12:00在浦西学习英文辩论与演讲,下午1:30到浦东的体育场馆学习跆拳道,3:00-5:00在家一对一学习西班牙语,晚上7:00-8:00“转场”英语音乐剧的戏剧训练。这是邹歆柏这一天的安排。

▲一对一西班牙家教课。图片来源红星新闻

“平时遇到来不及转场,常常叫个披萨在车上就吃了。”王蕾说。

戏剧训练是为邹歆柏备考音乐剧团准备的,与之配合的还有周末的声乐训练。“这是国内一个最好的英文音乐剧团,由上海戏剧学院等专业的教授来遴选学员。”王蕾的丈夫邹先生说。邹歆柏对此也兴致勃勃,因为耶鲁大学的宣传片告诉他,这作为一个特长可以加分。

▲音乐剧上训练气息。图片来源红星新闻

“Bobby在学校的英语课‘吃不饱’,必须提前做一些规划,以便将来去国外学习。”王蕾还在网上找了美国十大私校之一的网课,来给他充电。

上学期间邹歆柏的周末都安排着不同的课,除了英语,主要是运动方面,“两次跆拳道,两个半天就没了,因为爸爸认为男孩子身体必须要好,跆拳道就相当于玩了”,所以只有到假期才能够更系统的安排英语学习。

▲跆拳道课。图片来源红星新闻

“一天只有24小时,在课程外安排太多也不现实,还要保证睡眠休息和一定量的体育锻炼。”王蕾说,目前他学的都是自己有兴趣的,很多小朋友都要学的钢琴他就没学,喜欢的围棋、橄榄球也没学。

“(不安排吧)他在家里也很无聊,老抱着手机、iPad。”网络的诱惑可能是目前唯一让王蕾头疼的问题。她对邹歆柏的要求是,平时上学不让上网,周末一天可以上20分钟。“我把闹钟设好,响了之后自己放回去。控制不住的时候就没收,惩罚他下次也不能玩。”

王蕾说,自己并不排斥邹歆柏学计算机,但不是作为一个专业方向,去做程序员,而是作为工具,作为将来实现他理想的载体和手段。“我对他的规划是一个领导者。”

王蕾和丈夫邹先生此前都是外企高管,在她看来,掌握良好的外语能力非常重要。但很多中国同事虽然说着一口流利的英语,却往往只局限于眼前的工作,而且技术人才居多,缺乏一定高度的领导型思维,具有国际化领导力的人很少。

两周培训后,邹歆柏紧接着要到美国参加天才少年中心的文科类夏令营,学习三周的英文写作,授课老师大都是常青藤的教授和知名作家。邹先生介绍说,亚洲学生的数学大都比欧美孩子好,所以该夏令营的理科类有很多中国孩子,但是文科类就是西方孩子的天下。

“跟国内情况不同,欧美国家非常重视文科,国外顶尖高校其实是偏文的。”他认为,怎么样领导、怎么样沟通协作,这些主要是文科范畴的能力。

“快乐教育本身就是一个问题”

原本假期还有朋友邀约孩子们一起玩,但最后也没能约好日子。

“主要时间上不配合。”王蕾说,现在孩子平时都挺忙的,中午不午休,有些学校的作业也多。昨晚邹歆柏还在家里学写大字,写了四页,因为教育部门规定小学毕业都要考书法。

“其他小朋友幼儿园就开始学了,他现在就是补课。”邹先生说,邹歆柏在上小学以前,大多数时间都花在了旅行上,五大洲都跑遍了,这样知识对他来说就不再是枯燥的文字。而每次行前,他们自己也会先了解当地的历史文化。“像欧洲史就是一个复杂的宗教史,如果家长都没有深入了解,讲不出东西,怎么更好地引导他呢?”

一年多前,邹歆柏在看了有关“二战”的纪录片后,对西班牙语等小语种产生了兴趣。“他现在还正是语言的敏感期”,于是王蕾又给他设立了一个二外目标:学习西班牙语,一年内通过Dele A1考试(西班牙语水平考试, A1是第一个等级)。

▲邹歆柏的西班牙Dele A1的证书。受访者供图

顺利通过考试后,父母趁机让邹歆柏“带”他们到西班牙去旅游,全程由他担任翻译,他已经能自如地和当地人交流。今年秋天,邹歆柏又将参加A2考试。

“到现在有你觉得比较难的事儿吗?”红星新闻记者问。“没有。”邹歆柏不假思索。

现在邹歆柏还在学习吉他,已经能够简单的配着和弦填词弹唱,跆拳道也考到了红蓝带级别,离最高的黑带只剩三个级别。

▲弹吉他。受访者供图

邹先生说,这些大大小小的考试,都是他们给邹歆柏设立的一个个小目标,让他不断向高水平挑战,不然他就懒了,骄傲了。

而考试自然会有分数,这似乎不是人们通常理解的西方的“快乐教育”。

“快乐教育本身就是一个问题。”王蕾说,“在自然界生存本身就不是一件完全快乐的事情,就要竞争去获得更好的资源,就是要战胜别人。”

“所以为什么不要关注分数呢?”她认为,分数是检验学习成果的一种方法,竞争不是坏事,但怎么样面对竞争和竞争的结果,这个才是需要引导的。

“别人都向我学习,我向谁学习呢。”邹歆柏问王蕾。

“牛顿啊、爱因斯坦啊。”王蕾回答说。

她希望儿子对标世界一流水平,不只是看学校、看上海、看国内,要到国际上去比一比。这个暑假,他们还要带邹歆柏去参观联合国。

“他不一定就能站到世界顶端,但一定是在朝这个方向迈进。”王蕾说。为了这个目标,最近,身为外企高管的她选择了辞职,暂时没考虑何时重返职场。

专家观点

“别人家孩子”的成功能不能复制?

熊丙奇:著名教育学者、博士、21世纪教研究院副院长

姚文忠:中国陶行知研究会副会长、基础教育专家

邹歆柏的语言天赋和学习能力让很多家长羡慕不已,但对于邹歆柏父母的教育方式是否用力过猛,在网上也有一些争议。“别人家孩子”的成功能不能复制?到底怎样才是真正成功的教育?专家们有自己的看法。

关于“别人家的孩子”

熊丙奇: 一个孩子能不能很快取得成果、能取得怎样的成果,这是因人而异的。就像普通的孩子一定要让他10岁上大学,可能吗?这和个体的能力、兴趣都有关系。所以家长千万不要因为羡慕这个孩子很小就取得雅思高分,就把他的规划照搬过来,多半会失败。

每个孩子都是个性化的,每个家庭也是,包括家庭条件、家庭环境、生活背景也都是非常个性化的,所以这个孩子的家长对他的规划,对其他家长来说可能没有太多借鉴意义。

姚文忠: 文中的孩子(邹歆柏)有语言天赋,语言水平及其发展与天赋有很强的联系。看起来这个家庭的教育属于教科书类,各方面符合发展需要,但移到其他孩子身上,成功率就与调整有关,照抄是否就正确,这不是高概率事件。

关于成功

熊丙奇: 有一种观点,孩子要赢在起跑线,家长不但要有好的经济条件,还要有文化水平,还要有好的规划能力,我认为这是对家庭教育的严重误解。这种成功学已经畸形地渗入到家庭之中,制造了一种焦虑的情绪。

其实成不成功是动态的,不是现在取得了好成绩就是成功,还要看走上社会他的生活、人生发展。一些很成功的孩子,家庭父母没有什么文化、家庭条件也一般。因为真正好的教育是做人的教育,鼓励孩子自立自强,家庭富裕不骄横,家庭贫寒不自卑。

但现在不单是城市,很多农村家庭的孩子也是养尊处优,父母一心一意让孩子去学习,不让孩子承担家庭的责任。所以有些孩子即使考上国内外的一流大学,但最后却有严重的心理问题,或者退学了。相比之下,一个自立自强的高职学生,有一份喜欢的工作,过着普通的生活,难道就不成功吗?

姚文忠: 人的成长靠遗传、环境、教育和自我省悟共同决定。人民教育家陶行知的事业中,农村孩子的表现非常惊人,所以与经济条件不完全对等。

关于规划

熊丙奇: 所谓规划,应该是根据孩子的个性去找到适合他的成长环境,为他提供一种可能,让他有机会去尝试,有成长的空间。但将来能成为什么样的人,也要看他自己的发展,不是家长能够指定的。

如果孩子不愿意成为“领导者”,而是喜欢潜心研究学术,他可以完全不管父母的规划。而且他要是在学术上很成功,不代表他就不会成为那个领域的领导者。所以,不是要让孩子成为家长想要成的人,而是让孩子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人。

姚文忠: 人生规划有其意义,但是家长要懂得适时适当修正。如果孩子的发展与自己的规划不同,不可执迷不悟于此前不恰当的规划。人发展的关键期不一致,父母育与教的效果也有区别。这反映着教育的复杂性、隐秘性和随机性。

关于父母的作用

熊丙奇: 当然孩子在成长过程中,父母的确起到一定引导作用,但应该基于准确的理解孩子的个性和兴趣。

孩子在某些方面的天赋其实不难看出,喜不喜欢?投不投入?历史书一看就顾不上吃饭,学外语一学就会,那跟别人肯定不一样。哪怕有时候表现不好,但是兴趣浓厚,那他也可能在这方面获得发展。

家长一定要看到孩子的不足,这比知道他的优点还重要。如果一个孩子在数学上根本没有特长,但家长非要去帮他打造,最后就是扭曲的。国内的很多家长喜欢纠偏,想让孩子全面发展,大多学校也是强调总分和总体排名,这反而扼杀了孩子的个性。

姚文忠: 掌握教育规律,取决于主体的经验、知识和用心程度,这也与理性和感性经验之间的结合有关。对幼孩,首先要观察和解释,让其在做的基础上表现和试探。

关于“快乐教育”

熊丙奇: 快乐教育不是说不学习,而是让他去做他自己喜欢的事、擅长的事,去做那些自己愿意去从事的、投入精力去做到极致的事。

快不快乐是因人而异的,有些孩子天天学数学都觉得很快乐,有些孩子就是不喜欢打游戏,所以家长安排的这些培训,有的孩子可以承受,有的孩子就不能承受。

我从来不认为有西方的教育和中方的教育。依照孩子个性,让其人格健全成长的教育就是合适的教育,古今中外真正成功的教育都是如此。

红星新闻记者丨蓝婧 发自上海

编辑丨冯玲玲